????“当然了,她长得那么漂亮,看来王晓云随爸,长歪了。”王尚故作轻松地道。

????放在高中时期,王晓云那也是全年级里有名的美人,虽然不爱学习,性子比较野,喜欢跟那些调皮捣蛋的家伙鬼混。

????安心伸出手去,在他的胳膊外侧使劲掐了一把:“行啊你,吃着碗里的瞧着锅里的。”

????王尚疼的直咧嘴,用手抚摸着刚才被安心掐过的地方,苦着脸说道:“那可是王晓云的小姨,她的醋你都吃,我……我……真是冤死了。”

????安心俏脸一红:“谁吃她的醋了。”

????“好好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把目光放在除你以外的人身上。”

????安心的脸更红了,用手肘戳了他两下,往前面驾驶位努努嘴,他透过后视镜看见来自司机师傅哭笑不得的目光。

????王尚抬起头,冲着后视镜那边的脸笑了笑。

????出租车行驶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才抵达浦口区,停在可以看到长江的寒梅公墓门口。

????二人拿着中途从花店买的白百合自车上下来,司机一脚油门踩下,出租车带着热风与薄尘远去。

????今天不是清明节,也不是农历七月七,墓园有些冷清,只几个民工在靠近道路的地方挖坑植树,旁边放着输送自来水的PVC圆管。

????他们从敞开的大门走进去,看向远方成排成列分布的墓碑。

????鲜花在草丛中盛开,垂柳弯着腰,在窄窄的沟渠里汲着水,墓园中间的圆形池塘中间是一座小的假山,里面开着粉色与白色的荷花,几尾鱼在水面泛起细碎的涟漪,倏地钻进圆圆的荷叶下面,没了踪影。

????王尚手捧鲜花,顺着青石板搭成的小路在碑林里走着,不时打量一眼上面的遗照与人名。

????他没只知道玉墨的墓碑在墓园西区,并不知道具体地点,又没人带路,只能用最原始的办法一座一座找过去。

????有的墓碑上沾着一层沙尘,看起来已经好久没有人来,有的墓碑前面放着枯萎的鲜花,甚至是公墓人员还没来得及清理的贡品。

????两个人在里面找了一阵,终于在一个放着鲜花的墓碑前停下。

????安心想起刚才王晓云的小姨陪王晓云去酒店收拾个人物品的事情,再看看墓碑上放的那束鲜嫩的百合花,恐怕那两个人刚刚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