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了这些,洛川再和犯人混在一起也没有用处,不知道路泽和山口空子怎么样了。

料想彭卫风只把两人当做玩物,不知道两人的能耐,没有锁铐加身,路泽好歹也是高手,应该没事,但仍不放心。

路泽认为洛川是个不依古法的人,却理解不了他为什么非要遵规守矩走法定程序换个自由身。

一下午,她和山口空子待在彭卫风的住所,倒没有洛川那般费心劳神。

山口空子一直魂不守舍,刚向洛川投诚,这都遭遇的是什么事,犯人的惨状就先把她吓到了。

“丫头,你不用怕,有我在,那彭卫风近不得我们。”

山口空子安慰她几句。

“谢主母关心!”

山口空子小声道。

“你叫我什么?”

路泽正色。

山口空子咬着红唇:“我认洛川为主,自然要叫你主母!”

“是这样吗?”

路泽喃喃,她是有家室的人,因为道侣纳妾,她一时想不开出来散心,居然认识了洛川这样的奇人。

得知自己道侣纳的妾是洛川的人后,她也是无奈,想来,洛川那小伙挺不错的,难道自己也来个报复性出轨?

可又头疼,一旦洛川出现在玉箫门,自己家那位也不是好惹的,只怕要起争斗,到时候自己又该怎样自处。

正胡思乱想着,彭卫风搓着胖手钻进门:“两位美人,我来了!”

他早急不可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