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瑟,你……冷么?”蒙多拉尔试探性地问道,斜眼瞟着自己身边的女子。

  ????“不,不冷。”亚瑟假装不甚在意地望着水船的外面,但嘴角的笑意却无法轻易被掩去。

  ????“哦……”蒙多拉尔有些气馁地说道,憋了好一阵子后,才又吐出了下一句:

  ????“那……你饿么?”

  ????“噗嗤……”

  ????一阵轻盈的笑声传来,亚瑟捂着嘴,眼角弯成了小桥。她努力恢复了表情后,才强装平静地说:“不饿。”

  ????他们的身后,吴雍一边将脸埋在手掌中,与自己的深海恐惧症做着斗争,一边聆听着两人幼儿园级别的对话,内心不由地一阵着急。

  ????自从离开深涡国度后,那两个人就一直是这副尴尬无比的状态。不知道是因为周围的电灯泡太多了,还是因为“那件事”而感到难堪。

  ????当吴雍和深涡女神签订好结盟条约,并来到亚瑟休息的房间准备看看她的情况时,却意外撞上了不该看到的一幕。

  ????具体的情况不太好描述,但吴雍清楚地记得,当时深涡女神那张苍白的老脸都有些发红了。

  ????他记得深涡女神重重地咳了一声,也记得正在甜蜜的两人像是蚂蚱一样迅速跳了起来。不过深涡女神倒没有多说些什么,反倒是(看似)平静地转身离开,直到数个小时后才重新召见了他们。

  ????在一场简单的送别后,众人坐上了海国专门准备的水船,由两纵队的娜迦卫兵护行,沿着刚刚恢复的地海通道向着陆地返航。

  ????而现在,距离出发也已经过了将近半个小时了,可亚瑟和蒙多拉尔之间却依旧尴尬。

  ????“我说你们这一对小情侣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一旁,走私者维克多突然不耐烦地嚷嚷道,“要亲亲爱爱就亲亲爱爱,哪有那么多废话?看得老子烦!”

  ????维克多一脸晦气地坐在地上,表情里写满了怨念那大概和他这两天的经历有关。

  ????据他所说,那些娜迦护卫并没有给他提供他想要的服务,反倒是把他打发在一个类似“娜迦退休干部招待所”地方,给了他一间什么都没有的客房,就再也没管过他了。

365体育投注网上赌场  ????一天多的时间里,他只能陪着一群娜迦老太太打“诗伦昆牌”一种深涡国度的特色棋牌。一旦他想离开,就会被热情的老太太们给按回去,结果哪儿也没去成。直到现在,他还会愤愤地诅咒那些不拿他当回事的护卫。

  ????吴雍暗自笑了笑。这走私者虽然心直口快,但也算是说出了他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