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出头,在积分赛结束的一周后,机甲大赛最后的压轴赛——机甲大赛决赛,正式开幕。

  本次大赛的决赛是宇宙赛的形式,在距离达美星0.2光年处的一片直径五千公里的星域之中举行,这片星域内包涵一段小行星带,在赛场旁边还有一颗小型卫星,每45分钟会经过赛场边缘,对方圆一百公里范围内的星域造成吸引力,是一片情况复杂的星域。

  而宇宙赛的观众席由世界知名旅游公司寰宇集团提供的五艘天际型观光超大飞船充当,能够承载一百五十万的观众观看,并且观光飞船会在赛场边缘位置游弋,能够看到诸多不一样的场景,给人以最极致的观感体验。

  而此刻,十支入围决赛的队伍正乘坐各自国家的头舰进入这片星域之中,来自PAJR的“大禹”级加强攻击舰以庞大狰狞的体型尤为出众,而同样,站在舰首上的五架参赛机甲同样夺目。

  “来自PAJR的正式出战选手有南宫啸,杨穆,朱煜,弗雷,克里曼。这些选手都是选拔出的精英选手,希望他们能够在这次的战斗之中取得良好的成绩,让我们看到更加精彩的战斗场面。”

  解说充满激情的声音在各个舰船的公共频道之中响起,观众席上的欢呼声传不到参赛队伍的耳朵之中,因为此刻,他们都已经坐在了机甲之中,正在认真的检查机甲出战前的状态。

  杨穆深吐了一口气,将全息头盔上机甲的各项数据都重新确认了一边,然后才晃了晃脑袋,活动了一下手脚。

  这场比赛杨穆本来是准备让小队里的其他队员参加的,没想到最后自己还是上场了,而这却还是杨穆自己要求的。

  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杨穆在知道自己还是战斗小队的队员身份的时候,就一直很纳闷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个决定,是谁让自己也编到了战斗小队之中。

  而在后面,杨穆突然意识到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这或许就是严老给自己铺的一条路,一条离开科研单位,重新走上军队的一条路。

  如果自己在这次的比赛之中顺利的进行下去,由此也能够展现出自己的军事素养,更重要的是自己能够用另一种状态展现给大众,知道自己并不单单的是一个只会科研的人,这样对于自己从科研单位改变到军事单位必定是有所改观的。

  有了这样的一个想法在这里,杨穆便也觉得这场比赛不得不参加了,而南宫啸自然乐得看见杨穆参加。

  虽然这个比赛是在太空之中举行的,但是所有参赛选手视同的武器都是非致命的,连近战武器都是使用特殊的材料钝化,完全由机甲上遍布的传感器还有全方位摄像头捕捉并且判定成绩。

  而杨穆又有着不俗的实力,能够切实的为整个队伍带来帮助,南宫啸毫不犹豫的将杨穆排在了综合位上,身为队长的南宫啸则是操起了老本行,扛起了一杆狙击枪。

  “飞龙小队,汇报各自情况。”南宫啸这时候在频道之中说道,杨穆率先的回道:“飞龙一号,状态良好。”

  “飞龙二号,状态良好……”

  随着每个参赛队员的机甲自检完成,比赛也正式开始,位于赛场边缘的十艘各国星舰在不同的位置将自己的队员机甲弹射出去,被恒星光芒照耀的这片星域之中顿时多出几十个亮点。

  强大的推背感从身后传来,杨穆面前的景象迅速的变化,这架综合性的神行者机甲从弹射口飞出,然后下一刻面前一空,浩瀚的星海展现在面前。

  “前往预定位置,锁定A4、A7小行星区域,注意上界与下界范围目标情况。”频道里响起南宫啸的声音,五架机甲在不同的弹射口出发之后迅速的会和,成梯形编队向上拔升,越过平面状态的小行星带,到达小行星带上界的一个边缘位置。

  这个位置处于这个球体星域中的一个偏上的边缘位置,拥有足够的,视野并且恒星的光芒从小队的后方照进赛场之中,使得小队处于一个有利的位置。

  而之所以选择这样的一个位置,还是那天讨论过后的结果。

  那一天,杨穆拿来的那封信件让一众队员哗然,但是看到上面的署名是迪比斯的时候,大家却是有些迟疑了,甚至对于这封信有些怀疑了。

  信件上说,为了保证OSA能够在前期遭受尽可能少的战斗阻力,OSA经过讨论决定在前一段的比赛时间之中不对PAJR做出任何的攻击动作,会适时保证和PAJR小队的距离。

  这个消息看起来很是诱人,因为这样一来,一个重要的压力便是被去除了,至少这符合南宫啸前期的设想。

  但是毕竟消息来源不是佐伊,而是迪比斯,大家又纷纷的觉得这是对方的阴谋,不过却是纷纷在这时候同意了南宫啸的提议,让小队在前期精良避免和和那些战斗力强悍的队伍进行战斗。

  不过南宫啸还是回了一封信件过去,表示乐意见到这个场面。毕竟如果真是这样的,对于PAJR也没有什么坏处。

  不过赛场上变化万千,就算是PAJR做好了一些准备,但是还是很快便被最近的一个投送点的小队发现,他们在抵近侦查被驱逐之后,竟然没有就此离开,反倒是在下一刻便对着PAJR整个小队进行火力覆盖,杨穆等人迅速的躲开,然后在下一刻进行还击。

  杨穆的神行者和另一架近战机甲走在最前面,但是南宫啸的攻击却是率先到达,一发特殊处理的曳光弹呼啸而去,直接命中了对方一架正在避让的机甲的头颅,系统判定对方机甲头颅系统失效,那架机甲很快便开始落后于其他机甲,被紧跟着赶上来的PAJR近战机甲击毁。

365体育投注网上赌场  但是这并没有完,PAJR小队要在这最开始给予任何挑衅的队伍最强悍最漂亮的攻击,杨穆的神行者越过近战机甲,两柄长刀从两侧抽出,亮丽的刀光闪动,对方的一架防御机甲突然出现,神行者一个翻滚,机甲的刀刃在对方机甲的手臂上划出两道火光,系统判定攻击有效,对方手臂损伤。

  猛然冲入对方小队内部的杨穆在很快的时间内缠上了另一架火力机甲,长刀在顷刻间挥舞,机甲上面的多种飞弹也子同一时刻溅射,犹如一个大号的烟花爆出阵阵的火花,在星海一隅人为造出一朵战场之花。

  这支小队便也因为杨穆的迅猛突入而被缠住,虽然试图挣脱,但是PAJR后续的火力已经赶上,狙击机甲和侦查机甲封锁了对方的后退方向,而火力机甲打出一轮弹药,杨穆借着防御机甲保护脱出,整片战场之花猛烈绽放。

  游荡在赛场周边的观光飞船上的观众们看着玻璃帷幕外的情景,还有周边实况转播的画面,一个个大呼过瘾,而PAJR凌厉凶狠的战斗方法同样的深入人心,许多的人眼中似乎都闪着光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