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许许,许你个大头鬼啊!

  要是救你的是个丑八怪,看你还以身相许不?

  执殇翻了个白眼。

  “得,别贫了,我要回去了。”

  少年笑得有些勉强:“去哪?”

  “不是让我去找我家二小姐吗?”执殇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少年笑得更勉强了,咬咬牙,推了执殇一把,“走吧走吧!走了就再也不要回来了!”

  看到执殇没什么反应,少年眸色微暗,连拖带拽的把执殇推出药谷。

  “……早去早回。”

  我等着你。

  一直等到执殇出了药谷,还是一脸莫名其妙。

  发什么疯?

  劳纸是不会走咋滴?!

  智障!

  心里莫名生出一丝气恼,执殇回了府。

  而此时,洛府内。

  “你你你、你说啥?!!”

  洛芜笙双眼瞪大,有些颤抖的指着小丫鬟。

  “开什么玩笑!这是哪?快把我送回家!老子才不陪你们当群演呢!导演呢?快把他叫过来!”

  小丫鬟则是惊慌失措的抽泣道:“小、小姐,这就是您的家啊!您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要奴婢去请大夫吗?”

  说着就跑了出去,老远就听到小丫鬟的吼声。

  “来人啊!请大夫!小姐又生病了!”

  洛芜笙:……

  我他妈!

  你才有病呢!

  嘴这么毒,一看就是天生炮灰的命。

  洛芜笙好奇的打量了下四周。

  嗯,这个导演找的这地倒是蛮好的,风水不错,还古色古香的,养眼。

  摄像机呢?还有导演和群众呢?

  莫不是下班了?

  洛芜笙皱眉,想了会儿又不想了。

  算了,这么好的地方让他休息,倒是他占便宜了,等会儿见到导演少收点演出费用就是了。

  也不知外面是怎么样的?要不出去参观参观?

  想着,洛芜笙推开房门,一吸气,便是满腹的清香,纯天然无污染的空气,倒让他有些贪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