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徐丽丽听到他冷漠的声音,心里“咯噔”了一下,“你不会不承认吧!”

  “当然,我说过的话一定会算数!”谢文迪还是没有抬起头来,眼眸始终没离开过他的电脑,看着那些密密码码数据,紧张而忙碌着计算、抄写、计算着….

  “我说过,这是你的孩子,如果你不相信,我们一起去做鉴定!”徐丽丽不死心,声细如蚊呐,但很执着。

  谢文迪没有说话,徐丽丽转过身去,走出门外。

  她来到谢文化迪的卧室里,给他收拾着房间。

  周扬一晚上在忙碌着,等他忙完,夜已深。

  他回到房间,徐丽丽已睡着了。

  看她睡得那么香甜,谢文迪紧紧地蹙着眉头,转过身去,把门轻轻地拉上。

  “哎——”

  谢文迪没有再说话,他拿起棉被和枕头,一个人去外面的办公室里住了下来了。

  回来这么久,谢文迪终于有时间安静凶下来,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拔通了电话,“老婆,你们吃饭没?琦琦可好,他还听话吧?这小子有没有招惹你呢?”

  “没有,他很好,我也很好,你就不用担心了!”翟秋菊在电话那边静静地说道,语气中带着平静,甚至还有一丝濙淡的冷漠。

  谢文迪听到翟秋菊的声音,他紧张的心情立即轻松下来,“老婆,这样我就放心啦,好好地跟孩子一起,过几天我就回去啊!”

  “你过不过来没有关系,我和孩子都挺好的!”翟秋菊在电话那边静静地说着,语气中带着极度的不满意,“在家里好好呆着吧,过些时间再说吧!”

  “老婆,你生气了?”

  “没有生气啊,我怎么会生气呢!”翟秋菊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淡淡的语气中没有一丝感情,“你在家忙好了再来吧!”

  “好好好,谢谢老婆,我一定快速把公司的事处理好就回去,我想你了,我想你和孩子了,老婆,想我了没?”谢文迪在电话里不断地说

  叮嘱着。

  “知道了,挂了!”翟秋菊把电话挂断,迅速地洗漱完毕,快速回到卧室。

  空荡荡的卧室里什么都没有,谢文迪走了,这里的一切都变得没有生机。

  翟秋菊把被褥折叠好后,钻进被褥里,静静地睡着了。

  可无论如何她怎么也睡不着,房间里到处都充斥着房间里的每一个脚落里,嗅着空气里的气味,翟秋菊习惯了,她想念这种味道。

  翟秋菊静静地嗅着,深吸了几口,“讨厌,居然还真把我的心给勾走了!讨厌!”翟秋菊静静的,认真的闭着眼睛,可越是这样她更加精神,怎么也睡不着了。

  窗外月色很明亮,一缕柔和的光照顾进来,月清星稀,一切都那么静谧安详!

  翟秋菊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翟秋菊静静地躺在床上,瞪着大大的眼睛,头上是一片白花花的墙壁,上面的吊灯闪着绿莹莹的光泽,照得心里亮堂堂的。

  谢文迪在办公室里静静地躺着,不一会儿便睡着了,他真的累了,睡得也特别沉。

  徐丽丽躺在谢文迪的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她也久久不能入睡,谢文迪一直没回来,“怎么还没回来啊?!”

  看谢文迪还没有回来,徐丽丽有些急了。

  徐丽丽走出去,她来到谢文迪的办公室里,寂静的办公室里什么东西也没有,桌子旁椅子上空荡荡的,根本就没有谢文迪!

  “文迪,谢文迪,老公——”

  徐丽丽大声叫嚷起来,她急了。

  这些年,徐丽丽一直在等他,等了这么久,好不容易等到他回来,却没想到回来只是匆匆一见,没想到却又不见人影了。

  翟秋菊急忙跑到办公室,把门打开,看着睡在沙发上的谢文迪,她心里五杂陈味,走上前,拿来衣服,轻轻地给他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