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青山的诉说,紫鸿林翠等同学的心越来越凉,越来越冷……

  对于班长清诚的这种感觉,他们也有……只是他们不愿意相信这种感觉是真的,他们宁愿相信这是他们的错觉,他们愿意找各种理由为班长开脱……或许认为班长是心情不好,过了这两天,一切还是原来的模样……

  但是现在……青山把他们从幻想的那个美好的方向打了回来,让他们不得不正视他们原来不原意看见,不愿意测想的那个方向……

  现在,青山突然告诉他们再也回不到原来……

  “你在讲故事对不对?”玉河勉强笑着,希冀着说:“班长就是班长……怎么可能有重生的事?还重生过来,又回去了……你这故事讲的也太假了吧!”

  他再妖孽,也还只是个十三岁的孩子,对于一个不喜欢的结果,特别不喜欢的结果,总能幻想一些理由来推翻这个结果,总不肯甘心情愿认命似的相信这个结果……那怕有再坚实的理由来证实这个结果的真实……

  青山看了他一眼,连反驳的念头都懒得转,只是看了他一眼……

  但这一眼,却让玉河再次回到悲哀的现实,不得不相信这个悲哀的结果……

  他虽然是孩子,但终究是妖孽一样的孩子,心理建设比孩子甚至普通的成年人都完善健康的多……即然已经是无法改变的悲剧性的结果……他也不再做无谓的挣扎,开始思考,怎么在这个悲剧还没有真正变成结果的时候,让这个悲剧里蕴含的悲哀的浓度减轻一些……

  但是,想了一想,他却没有主意,转头看了同学们一眼,问:“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同学们相互看了看,最终还是林翠看了看其他的同学说:“我相信青山重峦的话……相信班长是重生的……”

  同学们都点了点头,以青山和重峦跟他们的感情,他们无法不相信青山和重峦的话,也不相信重峦和青山会骗他们……

  “我也感觉到班长这两天,似乎是变了一个人……似乎不再是以前那个,跟我们亲密无间的班长了……”

  同学们又点了点头,他们也都有这种感觉……

  “但是,感觉,只是我们的感觉……不管我们感觉的再真实,再确切,我们都需要去确认一下,现在的清诚,还是不是我们的那个班长?”

  “这……怎么确认?”青山为难的问……

  “当面跟他确认!我们当面去问他!”

  “这……样做,合适吗?”青山犹豫着说……

365体育投注网上赌场  “合适!”紫鸿也很斩钉截铁的说:“如果他还是我们的那个班长,以他跟我们的感情,那么我们对他,没有什么不能问的,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不会因为这件事伤害到我们之间的感情!如果他已经不是我们原来的那天个班长了,他应该向我们坦白,即然他们没向我们坦白,我们去问他,纵然让他感到了伤害……这也不是我们的错!”

  “但是……但是……”青山张了张嘴……他实在没有紫鸿和林翠这样的理性和绝断……他还想保留一丝希望或者说是幻想……在他的想法里,只要他们不去问,只要再在这个清诚不坦白承认自己已经不是以前的清诚了……只要这一层墙户纸没有打破,他的心里就有一丝希望,一丝幻想,幻想着班长还是原来的那个班长……

  重峦也很有些犹豫……他也不想当面去问,不想打破这层窗户纸,在他想来,不管班长还是不是原来的班长,只要不去打破这层墙户红色,只要班长的外表还是班长的样子,他在心里就能把这个班长当成原来的班长……

  不只是两人有这样的想法,同学中玉河绿野林尘柳燕等同学也都有这样的想法……

  所以,听了紫鸿的话之后,大多数同学都沉默不语,没有人点头,也没有人摇头……

  林翠和紫鸿看着同学们犹豫……或者甚至可以说是畏缩不敢直面现实的样子……很有些努其不争的跺了跺脚……

  “班长这两年教了我们什么?”紫鸿有些生气的问,然后没有等同学们回答,就自己答道:“独立!自主!”

  “他这两年只教了我们这四个字!他以为我们已经学会了这四个字,我们也以为我们学会了这四个字!现在他走了……可能走了……我们自己就立不起来了吗?我们连去面对现实,去确实事实的勇气都没有了吗?”

  林翠看着依旧沉默不语的同学,慢慢的说:“或许他回来就是为了教会我们这四个字,他以为我们学会了,所以他走了……他一走,我们就就失去了这四个字,我们就倒下了……这样的结果,对他来说,未免太让他悲愤了吧!他如果知道我们现在这个样子,恐怕比我们失去他的悲哀,更悲哀吧!”

  这话对同学们很有触动……独立自言的灵魂,他们拥有或者失去,并不能压下他们心中对于失去班长的悲哀,但果让班长比他们更悲伤……他们不忍心……

  青山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去傍边的水池里慢慢的洗了洗手,叹着气说:“走吧,我们去当面问问他!”

  然后,他头也不回的,向宿舍走去……

  同学们慢慢的犹豫了一下,然后都快步跟了上去……

  ……

  宿舍里,清诚合衣直挺挺的躺在床上,瞪着眼睛,双眼无神的瞪着天花板……

  青山进来看了他一眼,然后对外面的同学点了点头,让他们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