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盘子拌的卤味,顾老二顾爷爷吃的两眼冒光,口齿生津,到口水直干。

??????顾老二囔囔,“老七,你可得送我一罐子,酒酒也得送。”

??????顾爷爷砸吧嘴巴,握着镰刀继续砍树墩,顾老二在他身后跳来跳去,把碎树屑捡干净,“老七,你甭不说话啊。”他打了个嗝,“走走走,要吃饭了,这活吃过饭在做。”

??????顾爷爷被他缠的没法,只能放了镰刀回家。

??????家里还没做饭。

??????院子里都是卤味。

??????顾老二扔下他嗖的跑去了厨房,顾爷爷坐在台阶上,舀水洗手洗脚。

??????“老七,啥味道这般香”

??????“哎呦,这是把顾家村的人都给香晕了,老七你不厚道啊。”

??????“瞎说啥大实话,老七最是厚道人。”

??????“放屁,七哥比你们都厚道。”

??????“哎呀,太香了老七,你家在做啥。”

??????顾老七抬头,几个堂兄弟颠颠的跑进来,光着脚、袖子卷起、脸上粘泥,直奔厨房。

??????顾爷爷,“”

??????厨房人多拥挤,被顾老二赶了出去,这顿卤味吃的顾家几兄弟畅快淋漓,醉醺醺的回家了。

??????顾小宝啧啧两声,十兄弟喝了三箱啤酒,啤酒是易拉罐瓶装的,顾带妹将易拉罐捡起来,“小宝,空瓶子真能卖钱吗”

??????顾小宝点头,“可以。”